•   有朋友发了大阪的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书房的照片,看着实在让人羡慕。对一个读书人来说,有了这样的书房,真的想多活几十年。

    莫言正在北京的屋子大涨但却永世无法具有云云

      司马辽太郎1996年就去世了。这个书房是他在家乡大阪的纪念馆。几十年来,司马辽就在这里写作,他拥有非常多的藏书。死后,这些书都在他的纪念馆里陈列。

    莫言正在北京的屋子大涨但却永世无法具有云云

    莫言正在北京的屋子大涨但却永世无法具有云云

      中国人看到这样的场景,也不用太激动,不要老想着抗日。其实,司马辽太郎作为一个历史作家,是很崇敬中国文化的,至少他很崇拜司马迁。据说,司马辽太郎这个笔名的意思,就是“和司马迁差很远的太郎”,所谓“辽”,就是“远”。

      不少日本作家都有纪念馆,这些纪念馆都在家乡。作家死了,藏书是他最大的财产,包括他看过的书和他写过的书,人们到作家纪念馆参观,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和阅读痕迹。他的肉体虽然已经消灭,但是精神还继续存在着。

      我把这几张图发在朋友圈,朋友们最一致的评论是:要有这么好的书房,先得有房啊,但是房价这么贵又买不起啊。

      莫言得了诺贝尔奖,拿到奖金后,花了360万在北京买了一套房,这占奖金的一半。那是在2012年,如果是今年获奖,全部700万奖金,也不够买房了。

      但是,这篇文章并不想谈房价,而是另外一个问题:中国作家到底该如何看待故乡?莫言如果拿着诺奖奖金回山东高密,可以修一栋比司马辽太郎还好的书房。他的很多小说,都以高密为背景,但是最终他却选择了委身于北京。

      中国的城市似乎很看重作家的“故居”。像鲁迅,就至少在绍兴、北京和上海都拥有“故居”,不过这些故居里面却没有藏书。这是很大的缺陷。没有产权,没有藏书,这样的作家故居其实就没有灵魂,只能成为一个旅游景点。

      上海的巴金故居,其实是建于1923年的小洋楼,巴金50年代作为一位著名作家,获得了居住权。他死后,这栋房子被命名为“巴金故居”加以保护,但是,巴金当初却并没有购买这栋房屋的产权。

      不过,巴金这一代作家,可能是最后一代能拥有“故居”的作家了。中国作家普遍的境遇就是这样的:从地市级城市迁徙到省会这样的大城市,然后在大城市买房,成为一个市民。但是,中国大城市的居住模式,还停留在高层公寓的水平。

      作家和普通人一样,获得一个格子间。这种居住方式的特点,是很多人共用一个户型,房子都是一样的,你会获得一个门牌号,但是,那种“作家故居”就消失了。

      但是谁会在意这些呢。我相信莫言和人谈起他在北京买的房子,会很自豪。这个房子,可是涨了不少呢。死后的事情,谁会在意。当代作家,毕竟只活这一代。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书房儿童
    书房儿童
    2019-10-21 02:56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
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